认知症状也是抑郁症患者的常见症状

  • 时间:

【日本爱子公主生日】

這些年,基於對抑鬱症發病機制的進一步探索,例如阿戈美拉汀這類新型藥物被研製出來。“以前認為抑鬱症的發病機制是單胺類神經遞質的異常,現在認為可能跟生物節律、內分泌、免疫、神經營養和神經可塑性相關,阿戈美拉汀片具有褪黑素MT1和MT2受體激動和5-HT2C受體拮抗雙重作用機制,通過調節人的生物節律、激活人體內受體,起到抗抑鬱作用。”王勇表示,此外,還有沃替西汀這類具有全面廣泛抗抑鬱療效和良好耐受性的新藥,2017年已在國內上市。2019年,FDA還批准了艾氯胺酮和別孕烯醇酮上市,艾氯胺酮主要用於治療難治型重度抑鬱症患者,別孕烯醇酮則是FDA批准的第一款用於治療產後抑鬱的新藥。

不遵醫囑是複發首要原因“我感覺自己像是在一口井裡面,我能看到外面的陽光,所以一直往外爬,但是一直掉下來。”小光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多次“療愈”又複發的狀態讓他非常沮喪,懷疑抑鬱症是否真的可以痊愈?

從上世紀50年代開始,抑鬱症藥物已經發展了五六代,據王勇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目前最常見的臨床一線藥物主要有:5-羥色胺再攝取抑製劑(SSRIs),包括氟西汀/帕羅西汀/舍曲林/氟伏沙明/西酞普蘭/艾司西酞普蘭等,被稱為“六朵金花”;5-羥色胺和去甲腎上腺素再攝取抑製劑(SNRIs),比如文拉法辛/度洛西汀;去甲腎上腺素和特異性5-羥色胺能抗抑鬱藥(NaSSA),比如米氮平;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再攝取抑製劑(NDRI),比如曲唑酮等等。

但恐怕小寧這種情況人人都遇到過,那怎麼知道自己是抑鬱症,還是僅僅出現了抑鬱情緒?

哪些藥企生產治療藥物目前對於抑鬱症的臨床治療,主要有藥物治療、心理治療、物理治療三種類型。其中,藥物治療是抑鬱症的主治手段。

11月25日,隨著他殺嫌疑被排除,韓國女歌手具荷拉的離世很快上了多個網絡平臺的熱搜。這不僅僅是因為惋惜,還因為這麼一段往事:僅一個多月前,具荷拉曾在悼念好友——同樣因自殺離世的女星崔雪莉喊話道:“我會帶著你的那份努力好好活下去。”

如果這些還無法幫助分辨,可以看身體。抑鬱症還經常以軀體化癥狀表現出來,患者會誤以為自己得了某種器質性疾病,延誤治療。另一名抑鬱症患者小光(化名)向記者表示,在確診抑鬱症之前他吃了很久的胃藥,“每天就只是胃部不適,半夜會被疼醒,還有反酸的情況”。除了腸胃不適以外,抑鬱症也會表現出失眠,食欲下降,性欲減退等生理癥狀,70%的抑鬱症病人還伴隨有焦慮癥狀,比如提心吊膽、緊張害怕、坐立不安、心悸等。此外,認知癥狀也是抑鬱症患者的常見癥狀,主要包括記憶力下降、註意力不集中、反應遲鈍、無助無望、自責自罪、悲觀厭世等。

而這種複發,讓抑鬱症的“早發現早治療”變得更為重要。

怎料結果如此?據報道,崔雪莉和具荷拉生前均患有抑鬱症,而這一疾病的話題也因此再次被擺到了公眾面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發現,在一些網絡社交平臺上,網友在表示惋惜之餘,也對抑鬱症是否會“傳染”以及能否治愈表現出疑惑。

“如果兩個人關係很密切,(抑鬱)情緒可能會互相影響,尤其是自殺者在兩人關係中占據主導地位時。”11月27日,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門診部主任王勇介紹說,聽到或瞭解到他人自殺確有可能造成抑鬱症患者的疾病誘發。同時,目前抑鬱症的臨床治療方式和效果均相對之前有了較大的進展,抑鬱症可控、可治,患者和大眾要對對抗抑鬱症有信心。

數據顯示,第一次抑鬱發作後出現複發的概率大約是50%,第二次抑鬱發作後再次複發的概率達到80%,第三次抑鬱發作後再次複發的概率則接近100%。“因此,目前最新的抑鬱症治療指南提出,抑鬱症的治療目標是提高早期臨床治愈率,這樣複發概率就能降到更低。”王勇介紹說。

如何察覺自己有抑鬱症先兆?王勇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在癥狀出現兩周後,要從橫向、縱向兩個坐標來考慮,“橫向是跟以前的自己做比較,是不是現在大部分時間跟以前的自己不一樣?縱向是跟同樣環境里周圍人相比較,在遇到同樣的事情後,周圍人是否也是同樣的反應。”

如何察覺抑鬱症先兆?抑鬱症的定義是這樣:顯著而持久的心境低落。他的心境與身處環境不相稱的低落,情緒的消沉可以從悶悶不樂到悲痛欲絕。除了內心,還常伴隨註意力、記憶力等認知功能受損,睡眠、飲食、動力、性功能等障礙。

王勇強調,一個重要衡量尺度是病程:患者出現典型癥狀需要持續2周以上,才考慮是否患抑鬱症。“作為心境障礙的一種,抑鬱症的主要特征是顯著而持久的情感或心境改變……伴有相應的認知和行為改變,甚至可有精神病性癥狀,如幻覺、妄想。情緒與情感(心境)的差別:前者是一過性的、短時的,後者是持續一段時間的。”王勇說道。

事實上,抑鬱症的發病率及相關自殺率在全球範圍一直居高不下。據媒體報道,WHO最新估計,全球有逾3億人罹患抑鬱症,約占全球人口的4.3%,其中中國有5400萬名患者,而抑鬱症患者的就診率只在10%左右,“相對來說,國內抑鬱症患者就診率比較低,或者說來就診後也未系統治療。目前隨著醫患雙方對抑鬱症認知水平的提升,我們門診的抑鬱症患者每年都在增加。”王勇說道。

一般而言,還沒達到抑鬱症診斷標準的閾下抑鬱(指具有抑鬱狀態表現的一種心理亞健康現象)或者輕度的抑鬱症,可以不用藥物,以心理治療或者物理治療為主,而對中度抑鬱及以上患者,藥物治療是首選。“對抑鬱症一般是藥物治療加上心理咨詢,對於存在自殺風險的重度抑鬱症患者則建議住院。”華東師範大學應用心理學博士後戚瑋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據介紹,其實抑鬱症的治療效果已經取得了很大的進步,無需悲觀看待,這從治療目標要求越來越高就能看出。“以往治療抑鬱症的目標是癥狀明顯改善,後來的目標是要達到臨床治愈(癥狀基本消失並且社會功能基本恢復)。”王勇介紹說,“而目前的治療目標是要達到早期臨床治愈,並且儘量降低複發概率”。

抑鬱症複發的首要原因,是抑鬱症患者服藥依從性不佳,此外,反覆發作也與心理、社會、家庭等方面的應激事件有關。

由於國內抑鬱症患者臨床看診量的逐年增加,國內外藥企都紛紛佈局。目前的國內抗抑鬱藥市場上,以靈北製藥等外資企業領先,靈北製藥有4款抗抑鬱藥,均已在國內上市,其中3款均已納入醫保。國內藥企方面,恩華藥業、科倫藥業等企業均在積極佈局,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統計,截至11月19日,至少已有京衛製藥、洞庭藥業、科倫藥業、恩華藥業的9款抗抑鬱藥通過一致性評價。

根據王勇給出的臨床數據,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抑鬱症患者可以通過系統治療達到痊愈,有三分之一的患者能達到大部分好轉,還有三分之一的患者會比較難治,反覆發作或遷延不愈。

外界對抑鬱症患者的印象多為“鬱郁寡歡”“以淚洗面”,但王勇向記者介紹,抑鬱症患者並非都表現得悲傷絕望,“更多的患者感受其實並非是很痛苦,而是開心不起來,感到疲勞,沒有動力去工作生活”。

媒體從業者小寧(化名)11月27日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自己也曾患上抑鬱症,當時的表現主要是懶散拖延,“並沒有覺得多痛苦,但早上醒了後不想起床,躺床上一天什麼事都不想做,影響了工作”,小寧以為是工作太累造成的以上情況,也因此拖了很久才前去就醫。

网曝追我吧还在录90后30岁倒计时邓超孙俪家添新丁恒大中超冠军范冰冰美杜莎发型水滴筹回应漏洞多小米奖励员工女逃犯劳荣枝落网复盘最强医保谈判郑爽抹胸纱裙携号转网新规施行五粮液机场通航康复中心被指虐童女逃犯劳荣枝落网大妈向趵突泉吐水世界艾滋病日伦敦北部传爆炸声李小璐蒋劲夫新剧两中国公民被绑架广州地铁发生塌陷浙传老师美国失联携号转网新规施行高晓松闹笑话女子灌肠肠道穿孔曲协谴责张云雷呼伦贝尔五彩光柱詹姆斯33000分邓超孙俪家添新丁两中国公民被绑架南非推新型HIV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