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郑文杰又在这个时间点突然又发声了

  • 时间:

【特斯拉发布电皮卡】

根據此前深圳警方的通報,鄭文傑是因為嫖娼被處以行政拘留15天。

第三,也是最為關鍵的,在鄭文傑再度發聲的四天之後,香港就要舉行區議會選舉。

2、鄭文傑承認在深圳“接受了按摩”(I got a massage for relaxation after work hours)。

當時,這名男子赤裸半身,女子穿有衣物。

然而對於“是否嫖娼”這個最核心的問題,面對鏡頭的鄭文傑始終沒敢說出這三個字:

今年8月,鄭文傑在深圳因嫖娼被關了15天,據稱他當時主動要求警方不要聯繫他的家人。事隔一段時間,他昨天突然接受BBC採訪,聲稱自己在牢里受到虐待。

5、根據深圳警方最新公佈的視頻,鄭文傑的確數次出入會所,並且嫖賣雙方都曾悔罪。

一是美國國會火速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個法案的核心要義是反對香港特區政府止暴制亂,阻止在任何情況下中央政府出手輓救香港局勢。

對這個最關鍵、最核心的事實,鄭文傑沒有膽量說,“我沒嫖”。

3、鄭文傑在15天之後被釋放,恢復了人身自由。

3回到鄭文傑案,更有玄機的在於各種時間點的“巧合”。

幾乎就在BBC播放鄭文傑採訪的同一時間,英國外交大臣就召見了中國駐英大使“表達憤怒”。

有記者詢問東莞警方為何迴避記者所要求的細節描述,發言人說,警方已經一忍再忍、不予披露犯案細節。

何偉途拒絕回答這一問題。當有記者問及他與女性朋友“閑談”是在椅子上還是在床上,何偉途說:“我不想解釋那麼多……當晚沒有發生性行為,一個半鐘頭純粹閑談,在床上或在椅子上,同(嫖妓)事件沒有多大關係……”

“我沒嫖。”1沉默了三個月之後,鄭文傑突然高調發聲了。

有記者問及兩人既然是“普通朋友”,為何凌晨3點會赤裸相對?

此外,還有何偉途對於數次招嫖,以及在此前給那名“普通女性朋友”1000元等供述。

其中包括何偉途半身赤裸的照片、酒店房間里遺留的染血衛生巾和避孕套包裝袋等。

記者問他是否有過嫖娼,他閃爍其詞:

這最符合誰的口味,不言而喻。2這一幕似曾相識。2004年8月13日凌晨,廣東省警方在一次掃黃行動中,在東莞一家酒店房間內拘捕了一個香港人和一名內地女子。

他向BBC描述了自己遭到酷刑的細節,包括他被戴上手銬和鐐銬,並且被長時間吊起來,保持壓力姿態靠牆蹲下幾個小時,不許他睡覺並且逼他用唱國歌保持清醒等等。

事發後,民主黨一再指責內地方面搞“政治迫害”,何偉途在獲釋後也召開記者會,整整花了半個小時曆數東莞公安機關“罪狀”。

在這場鬧劇慢慢平息下去之後,何偉途突然宣佈退黨,理由是:

很明顯,他想暗示,自己是因為與香港示威活動有關才受到政治迫害的。

“那你有沒有穿?還是警察脫了你的衣服?”

由於一些媒體和泛民議員反覆跟風炒作“迫害說”,儼然把何偉途包裝成一個受害者。東莞市警方不得不再次召開記者會,展示了更多證據。

之後,何偉途再也拿不出更多說辭,來證明東莞警方對他進行“政治迫害”。

也就是說,鄭文傑迴避了問題最核心的事實,那就是他有沒有違法,有沒有嫖娼,選擇顧左右而言他,撿起了外界看不到,也難以證實的所謂“國保虐待”的情節。

這樣,倒是能最大限度地讓這條新聞“火”一把。

二是香港暴力分子氣焰正在式微,越來越多市民走上街頭,用清路障的實際行動表達對暴力破壞的抵制。

在訪問中,鄭文傑幾乎全程在渲染自己是怎樣被手銬銬住忍受酷刑,還有意扯上香港示威者。

他還說,自己凌晨3點在酒店房間里,只是與一名突然到訪的女性朋友“閑談”,沒有嫖妓,沒有性行為,也沒有婚外情。

“嫖到失聯”的英國駐港領館雇員鄭文傑突然“反水”了。

暴力在香港的不得人心,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西方外部施壓的突然加大,以及鄭文傑在這個時間點的突然發聲,這一切,都撞到一起了。

然後含混地說,“沒有做任何對不起我所珍惜和愛的人的事情”。

“要是公佈細節,真是醜死,何偉途將來如何有臉見人?而且,他犯案過程的證據確鑿,毫不含糊。”

此事隨即經港媒曝光,人們才知道這名男子原來是香港民主黨議員何偉途,他還是香港立法會選舉九龍東的候選人。

1、鄭文傑今年8月在深圳被抓了,受到的指控是涉嫌參與嫖娼。

而在事情本已平息的三個月之後,為什麼鄭文傑又在這個時間點突然又發聲了?

4、無論從他當時獲釋後港媒拍攝的照片,還是從他最近接受BBC採訪的視頻,外觀上都看不出鄭文傑有受到“酷刑”的痕跡。

這個速度是不是太著急了一點?它一點都不像是媒體報道引發了外交部門的反應,倒很像事先約定好的同時發力。

唯獨不談他究竟是怎麼吃上牢飯的。

“在選舉期間,九龍東團隊因為我被人叫做‘叫雞黨’、‘叫雞議員’而覺得內疚。”

按照鄭文傑和西方媒體的說法,深圳警方願意冒著極大的法律和輿論風險,在這麼敏感的時間和環境中去“搞”一個英國領館里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這樣做的動機和邏輯令人困惑。

我們且不論在正常情況下,對一個男人而言,一頂莫須有的“嫖客”帽子,和肉體受到的“數小時酷刑”,究竟哪一個更容易讓人感到憤怒和急於辯駁,我們先看已知的可以被驗證的事實。

警方認定二人存在賣淫嫖娼的嫌疑,將二人帶走。

他聲淚俱下地表示,那是自己“人生中最黑暗及難受的日子”,“精神上受到虐待”,不希望日後再提及這段“悲痛回憶”。

何激動地說:“不是兩個人都沒穿衣服,那個女子穿著衣服。”

在這個時間前後,還發生了一些跟香港有關的事情。

江一燕道歉王思聪被取消限制火烈鸟可能迷路了40%学生数学焦虑赵孟頫书法2.67亿张艺谋评价周冬雨中国女排演员写真140万到手5万5天津男篮宣布换帅北京空气质量污染英特尔因产品道歉张艺谋评价周冬雨陈丽华护士盗窃中国女排感动中国河北男子杀害四人王源登朝闻天下张晋晒蔡少芬vlog王源联合国大会徐峥谈拍囧妈两院新增院士揭榜下届金鸡落户郑州张晋晒蔡少芬vlog纪晓波被曝欠58亿王思聪再被限制河北男子杀害四人何炅睡三个小时华为申请新商标青少年缺乏运动医生用嘴吸尿救人6岁以下免费乘车